孙燕飚对2017年手机市场开始下滑深有感触。“手机业务非常难做,竞争对手太强大了,360从不做手机到做手机,等于是用红利期当作了学习期。”

周鸿祎并非疏于尝试,360在许多领域都有过机会。